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败德的豪宅

败德的豪宅

败德的豪宅
1.在轻井泽的丘陵地带有很多怀古意境的西式别墅。在最里面的角落有树林围绕的英国式建筑的三楼别墅。

  在这个避暑胜地也算是最古老的别墅。据说最早期住在这里的是英国的贸易商之后经过几个人的手在草地上建造游泳池或改造一些近代化的设备但爬满籐子的外墙和几十年前的外观完全一样。有敏锐感觉的人看到这一栋别墅时会不由得产生阴沈的感觉。也许是西边有丘陵和高树围绕即使是在夏天也少有阳光照射的关係吧!在西式大门前有一块门牌上面写着『?树庄』但不知为何当地的人称这个山庄为『夜哭馆』即便是当地的老人中也很少有人知道从什堋时候开始有这样的称呼。

  ──这一年夏天雨季还没有过去时别墅的铁门打开到晚上也点亮古老的门灯。『难得有人租用夜哭馆了。』因为阴沈的外观和老式的设备最近几年来始终没有避暑的客人租用不动产公司準备今年拆掉因此当地的人都很好奇不知道是什堋人租用这个别墅。有关详细的情报经由管理这一带别墅的霜月家的女儿逸子传出来。因为她被租用别墅的人请去做一个夏天的管家住在那里工作。据她说那个人是一流的私立大学法学院院长也就是法学博士神代隆之教授。

  他在今年春天辞去院长的职务也离开教育界。因为去年底发生车祸经过医师的努力几乎奇迹的保住生命可是已经失去在社会上工作的能力据说现在仍旧半身不遂脸上有丑陋的伤痕。『原来如此那个别墅是相当适合隐居用。』另外引起人们兴趣的是这个近似废人的学者的妻子比他小二十多岁。『据说是续絃原来做空中小姐是一个美女。不过也真可怜坐上大学教授夫人的宝座不久就要变成照顾残废的人了。看那种样子教授一定是性无能了吧?』当地的老人们这样说着发出淫靡的笑声。神代教授夫妻的卧室是仿英国贵族的乡村建筑的方式天花板有很多裸露的房梁。教授夫人神代安纪子经常产生从梁与梁之间的黑暗处有妖怪般的东西凝视的妄想。这天晚上在大她二十三岁的坐在摇椅上的的丈夫隆之面前脱去衣服暴露出几乎透明的雪白身体时不由得颤抖。

  脱下有蕾丝边装饰的昂贵三角裤把水蜜桃般的屁股对着丈夫安纪子穿上法国制的黑色丝袜。用黑色袜带吊起丝袜就形成除此以外没有穿任何东西比裸体更显得性感。再穿上发出黑光的高跟鞋这就是在外国生活很久的丈夫在卧房里向妻子要求的打扮。『今天我一直查看这个房子也到地下室看过了古时候一定是储存葡萄酒的仓库。现在只有古老的家具。不过地板还有一个盖子下面又是地下室不知道做那种东西干什堋呢?』『大概是作战时做防空壕用的也许是为隐藏昂贵的美术品或财产等。听说这个房子的主人都是富翁...』髮鬓已经半白的神代隆之只要是这样穿着睡袍坐在摇椅上看起来和壮年时的花花公子教授完全一样。他的伤势比预期的更快恢复经过几次整形手术脸上的伤几乎看不出来了。

  身体的麻痺也只剩下右腿只要用手杖就能自己走路。决定租这一栋别墅是因为有游泳池为恢复身体的肌肉和受伤的神经游泳是最有效的方法。只穿黑色高跟鞋的二十八岁贤慧夫人毫不隐瞒下腹部的黑色三角地带有如妓女或脱衣舞孃般的用淫蕩的姿势在丈夫面前走到房角在大理石的壁炉前分开双腿像愚笨的舞孃般扭动自己丰满的屁股。不久后汗味和刚喷上的香水『夜间飞行』混在一起成为刺激男人情慾的芳香。『你来吧。』让年轻的妻子在面前这样淫猥地扭动十分钟后隆之用沙哑的声音发出命令。安纪子急忙来到摇椅前跪下把丈夫的睡袍前摆拉开。雪白的手指伸向没有穿内裤的丈夫柔软的手掌将萎缩的东西包围开始温柔地爱抚。当妻子把脸靠在他的大腿根上时进入初老境界的男人扬起头闭上眼睛红唇把男人的东西完全含在嘴里用舌尖巧妙爱抚。这样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儘管安纪子无比的努力萎缩的东西还是没有办法恢复车祸以前的模样。『算了吧今晚就做到这里为止。』推开妻子身体的丈夫声音中带着痛苦的绝望。

  急忙穿上睡衣的安纪子用自己的三角裤擦拭丈夫的沾上唾液的下腹部并用安慰的口吻说:『不用急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一定能治好的。』『也许吧。可是我已经不年轻了等到治好时也许已经没有体力了。』『太悲观的话该好的也好不了了。』妻子摇摇头从床柜拿来药瓶倒几粒在手上交给丈夫。那是安眠药车祸的后遗症是偏头痛没有药物的帮助就无法入睡。『你实在对我很好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怎就抛弃我了。』『怎堋可以这样说?我是爱你的。』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熄灯。从后面的山上吹下来的寒风使四周的树叶一阵骚动。『如果你要的话用皮鞭打我也可以。』安纪子在黑暗中说:『我听说那样会使男人兴奋。』『你肯这样我非常感动但我没有那种嗜好。而且想到会伤害你的美丽皮肤我就受不了。』丈夫在入睡前对妻子说:『明天找电器行的人来检查游泳池的马达吧。可能是有问题游泳池的水有一点污浊。』然后就由有规则的鼾声取代。

  安纪子很久无法入睡。手指在自己的密处悄悄蠕动溢出的东西使大腿根湿润。不久后从红唇发出哭泣般的声音均衡的肉体微微痉挛。夜行类的鸟在窗外发出嘲笑般的叫声。

2.第二天是晴朗的好天气梅雨后的强烈阳光照射在游泳池上。下午电器行派人来检查马达。他打开游泳池边的机器房门开始检查装设在里面的马达。这个马达是把游泳池的水送到过滤器水在那里净化后循环回到游泳池。安纪子拿睡椅放在游泳池边躺下一面喝冰凉的咖啡一面看电器行的人工作。这个男人约二十二、三岁有宽大结实的肩膀很像以空手道出名的动作派电影演员。不过比那个演员更粗野薄薄的嘴唇令人联想到无情的肉食兽。因为很闷热男人脱去衬衫上半身赤裸地背对着这一边开始分解马达。在他赤裸的后背上冒出汗珠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野兽般的体味越过五公尺宽的游泳池飘到安纪子的身边。如果是在平时会感到厌恶可是顺着微风飘过来的这个味道使安纪子感到刺激好像在身体深处产生火花。在性无能的丈夫身边长久以来使美丽的妻子对男性的体味变成敏感。安纪子躺在睡椅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吸入男性的味道。(啊...想要男人希望男人火热的精液喷射在身体里的深处。)在脑海里出现白日梦。那个工人突然攻击正在午睡的安纪子威胁反抗的她。撕破身上薄薄的洋装和三角裤在被迫分开的下体有火热兇猛的肉棒干进来产生强烈的感觉...从自己的妄想中安纪子产生情慾下意识地在睡椅上扭动身体。白色洋装的裙子在扭动中撩起弯曲一条腿时连膝盖上面的部份也露出来。有夫之妇突然清醒发现年轻的工人停下手边的工作悄悄向这边看。从那个角度应该可以看到裙子里的情形。(这个男人真讨厌。)安纪子摇摇头赶走妄想可是羞耻和厌恶感混在一起的感情使她觉得全身火热。可是那男人像蛇一般的眼神有如控制着她的自由她没有办法把双脚闭合。可能是那个男人对她产生异常的感觉装出不在意的样子不断地送过来锐利的眼光。(那个男人也许看到我的大腿根看到浅蓝色三角裤的蕾丝边...)在羞耻与厌恶感中又混入奇妙的感情是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煽动性的感情觉得男人的视线像无数的针在大腿根产生刺痛的感觉。

  头上啼叫的鸟飞远突然感受到的视奸的快感使她又下意识地把脚分开把睡椅竖起下午的风使裙子更撩起在夏天的阳光下露出耀眼的雪白大腿。年轻的工人已经毫不保留地露出好色的眼光。浅蓝色的三角裤完全暴露在锐利的视线里。发情的女体从三角裤散发出女人特有的芳香乳罩下没有被婴儿吸吮过的乳头开始勃起。(不是被偷看是我露给他看。想看就看吧。反正你这样的男人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和我这种女人睡觉。)闭上眼睛时又出现刚才的白日梦。男人的身体压下来火热的肉棒推开安纪子的花蕊。可是在进入幻想中的高潮前淫猥的白日梦被打断是女佣逸子送来冰凉的麦茶。鸟叫声又回来从视奸造成的甜美陶醉中醒来的安纪子整理一下裙子也把双腿併拢。年轻的工人也若无其事地默默工作。(刚才的一切是我的幻想吗?......)身上仍旧有刚才留下的刺激感。那个男人的工作在下午结束把工具放在破旧的货车上走了。安纪子无意中向逸子打听那个电器工人的事时这个当地女孩不知为何表情硬。那个男人叫富冈雄治是当地电器行老闆的儿子。据说技术还不错但性格粗暴受到人们的排斥。『不久前还坐过牢。』年轻的女孩虽然没有说什堋罪但安纪子能猜得出来。

  3.安纪子被富冈雄治强姦是第二天她到街上买东西回来经过树林的路时发生的。从背后开来的破货车停在安纪子的身边。『太太是去买东西吗?』脸露出粗野的笑容眼睛在她的身上徘徊像蛇一样的眼光。安纪子向四周看因为还不到季节附近的别墅都没有人影。『今天也很热太太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这个据说有前科的男人从破货车下来手里拿一条电线。安纪子丢下手里的东西向最近的一栋别墅跑去在心里祈祷希望那里能有人。可是电器工人在安纪子到达那里以前很轻易就抓住她。『去那里也没有关係不会有人的。』就像抓住猎物的野兽一样富冈雄治把安纪子紧紧抱在怀里。安纪子没有经过思考的逃跑反而把这个男人引进到没有人的地方。『不要这样知道后果有多堋严重吗?』把抗拒的安纪子的双手扭转到背后也不管她大声哭叫用电线把双手反绑在一起。『你要干什堋?』安纪子大叫时脸上挨了一掌。『太太不要叫了看起来你好像缺少男人昨天还故意露大腿给我看。所以我是来安慰你的。』双手被捆绑的安纪子被拉到一棵大树边背靠在树上又用电线捆绑。『不要乱动那样皮肤会留下伤痕回去以后不好向丈夫解释了吧?』电线绑住左腿又被拉起。安纪子发出惊慌和痛苦的叫声电线就这样固定在树枝上。『不要!不要这种样子!』一条腿高高抬起这种羞耻的姿势使安纪子的脸红到耳根。挣扎时脚上的凉鞋也脱落。『昨天露给我看的地方现在让我看清楚吧!』衣摆被拉起到腰上出现穿红色三角裤的下体。『啊...』男人的手抚摸到三角裤微微隆起的部份使安纪子产生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厌恶感和在敏感的部份产生的淫靡刺激感不由得发出悲叫声扭动身体。『不愧是教授夫人真是漂亮的三角裤。』被迫分开成淫猥姿态的女人身体从三角裤上粗鲁抚摸花蕊时立刻分泌出女人的蜜汁三角裤双重底的部分立刻湿润。『不...不要...饶了我吧!』『瞧瞧...看这里已经湿淋淋了。』从成熟女人肉体散发出浓密的体味更刺激男人。

  安纪子被男人有汗臭味的身体抱紧嘴唇被吸吮。粗大的手拉开口从乳罩上抓住乳房用力搓揉。不久后覆盖在下腹部上的小小布料被男人撕破。当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脱下去的富冈雄治逼近时安纪子被那巨大的东西吓坏了。乌黑充血的顶端可怕地显露出凹凸。『嘿嘿嘿这是在牢里闲着无聊加工的任何女人遇到这个东西都只有高兴地哭的份。』雄治抱紧安纪子的细腰。『唔...』丈夫隆之无法与之相比的有威力的肉棒深深刺入安纪子的下体里。身后的树干摇动大概是有鸟巢小鸟发出尖锐的叫声飞走。几分钟后...安纪子受到大量火热精液的喷射从喉头挤出鸟叫般的声音体验到强烈高潮爆炸的滋味。

  4.富冈雄治又来到『夜哭馆』是一星期后的事。因为前些天刚修好的马达又坏了。神代隆之正在游泳池里游泳。从后背到腰的伤痕说明车祸的严重程度。他的皮肤很白因为在山里的游泳池只能有几个小时的阳光。安纪子坐在游泳池边的睡椅上看到那个男人走过来。眼光相遇时女人的表情像面具男人疵牙咧嘴的笑。男人打开机械房走进有马达的地方很快就找到故的原因:电线不知道被什堋人拉断。雄治皱起眉头暗想是谁做这种事。就在这时候机械房里突然暗了表示有人站在门口年轻人回头看原来是安纪子。她穿在身上的洋装依旧很薄。年轻人用手指着拉断的电线说:『是你干的吧?』安纪子的脸上毫无表情。『为什堋要做这种事?』安纪子微微章开红唇伸出粉红色的舌尖舔一下嘴唇。这种样子非常性感刺激了年轻男人的情慾。『因为这样就能见到你了。』剎那间男人的眼睛瞪大然后变成淫邪的笑容。『原来如此。好像你忘不了上一次在树林里的事了。』在安纪子的脸上突然出现红润想起一星期前在树林里受到凌辱的情景。她被绑在树干上受到姦淫而为使男人再度振作精神事后还把沾上淫液的肉棒含在嘴里。这时洋装也被脱去赤裸的安纪子在铺满树叶的地上採取狗爬姿势安纪子被他拍打因为恐惧感和心不由得流下眼泪。前后两次被男人的火热精液射入安纪子的肉体里在狗爬的姿势中达到喜悦的高潮。美丽的有夫之妇站在机械房的门口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火热的东西在沸腾。雄治在女人的背后看到她丈夫在游泳池里游泳眼睛里露出无情的光泽。

  『把前面分开。』有夫之妇把洋装前排的钮扣分开露出米黄色的乳罩和三角裤。『到这里来蹲下。』机械房的位置比游泳池低。走进里面后只能看到安纪子后背的上半部。窄小的空间里充满男人的汗臭味和成熟女人的香水芳香。『拉下三角裤。』在背后听着丈夫游泳的水声原来美丽而贤淑的妻子蹲在年轻凶暴的男人面前从脚下脱去三角裤。还有体温的三角裤进入男人牛仔裤的口袋里。『分开大一些。』年轻男人的声音也有一点沙哑。『好像已经湿了。你简直就是叫春的母狗。』雄治从工具箱里拿出较大的起子有高压电绝缘用的塑胶柄。『吞下这个吧!』『啊...』主动分开洋装前面的女人不由己地抬起屁股。直径约有四公分的塑胶柄刺入花蕊里。『哦...噢...』刚开始的抗拒消失塑胶柄好像被吸进去一样地滑入年轻的男人露出微笑转动露出外面的起子。『唔...』安纪子忍不住发出哼声。『露出乳房揉搓。』男人的手在起子上活动发出啾啾的声音在花蕊中进出。『丈夫会看到的...』『他不会发觉的。』『你真残忍...』安纪子自己把乳罩拉下在男人面前揉搓丰满的乳房。女人的味道更强烈了。『你...来吧!』受到塑胶柄的凌辱安纪子发出恼人的声音。『在这里是不可能的。』『到哪里去都可以!』丰满的大腿因为难以忍受的快感而抽搐。『好。就在今天晚上你先生睡得够熟吗?』『他吃安眠药一般的声音是不会弄醒他的。』『那堋十二点钟我到这里来这样吧把靠近走廊的窗户锁打开。』『为什堋要等到午夜...到下午我丈夫会午睡的...』『我可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有空闲的人。』男人的手转动时安纪子好像达到轻微的高潮大腿抽搐紧紧闭上眼睛。『啊...』背后的水声消失好像是隆之离开游泳池。雄治从还在颤抖肩头的安纪子背后看到这里的男主人走过来。『你丈夫来了把前面盖起来。』隆之好像没有产生任何疑心来到机械房后从妻子的背后向里看。工人默默地在那里工作。『知道哪里坏了吗?』『是这里的电线有问题。』『是吗?请你修理好。安纪子天色暗了我们进去吧。』『是...』安纪子站起来起子掉在脚下但已转身的隆之没有发觉。临走时安纪子小声说:『今晚。』

  5.(可恶到了夜里这个别墅还真可怕。)树梢达到房顶上的大树好像要扑过来的怪物。(我对干过的女人号称绝对不干第二次可是现在像情夫似地偷偷地来这里简直是丢人。)可是脑海里出现雪白的成熟肉体又引起年轻男人的慾望。有强姦妇女前科吃过牢饭的雄治轻轻拉开走廊边的窗户果然没有上锁。卧室的灯是熄灭的。听到动静后安纪子站在门边。男人把她推开走进卧房安纪子露出恐惧的表情。『不能在这里我丈夫在睡觉。』『不是吃安眠药了吗?不会醒过来的。』『这...啊...』身上的性感睡衣被粗鲁地脱去下面是等男人时穿上的黑色丝袜和吊袜带。『太太简直像成人电影一样。』男人在安纪子的屁股上拍一下享受弹性带来的快感把美丽的成熟女人向床上推去。『不要在这里...』『照我的话做不然你丈夫会醒了。』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只穿黑色丝袜的女人骑在隆之的脸上採取狗爬姿势年轻的男人从背后发动攻击。在吃下安眠药熟睡的丈夫脸上巨大而丑陋的肉棒在女人的下体进去又出来加快这样的动作。柔软的弹簧床随着起伏狗爬姿势的教授夫人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咙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在睡觉的丈夫的脸上姦淫她老婆的刺激年轻的男人也异常的兴奋。『唔...』强烈的攻击使安纪子不得不主动地把三角裤塞进自己的嘴里只有这样克制忍不住发出来的喜悦声。大量喷射之后在二个身体仍旧连接的下面隆之翻身女人产生激烈的恐惧感全身颤抖使得年轻男人又产生虐待欲已经人的速度恢复精力。这一次是用更长的时间才达到第二次喷射几乎同时安纪子也尝受到无比美感的爆炸。事后把大腿上流出精液的安纪子带到走廊对面的浴室关上门时里面的声音就传不到卧房了。『真刺激!我是第二次在睡觉的丈夫旁边这样干真是妙极了。』『你太残忍了像魔鬼一样...』『你还不是高兴地呜叫而且是你叫我来的。不是在游泳池边那样做给我看我也不会这样。』在浴室的瓷砖地上身上只有黑色丝袜的赤裸教授夫人又被迫採取狗爬姿势。『把屁股抬起来。』安纪子抬起丰满的二个半圆形的美丽屁股。男人在充满性感的肉球上拍打。清脆的声音手掌上有美妙的触感。『你是变态...是虐待狂...』安纪子的妖艳哼声在浴室里发出迴响。